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吴的生物之家

提倡非功利阅读。

 
 
 

日志

 
 

【转载】禅意班主任  

2015-04-16 19:11: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万玮《禅意班主任》




暑期回乡,初中时的同学阿崑约我去钓鱼。阿崑和我是同行,在老家一所初中做教师,每次放假我们都会聚一聚,顺便聊一点教育的话题。



见了面,阿崑问我,最近在看什么书?



中国传统文化方面的,我说,儒释道,法家,还有中国智慧的集大成者——禅宗。



有什么心得吗?



中华文化博大精深,我虽然有些心得,只不过一点皮毛而已。



说说看嘛。



就以钓鱼为例吧。钓鱼只是一种娱乐,靠它来养活自己很困难,于是古人发明渔网,用网去捕鱼。为了提高收成,再造大一些的船,可以开到深水里去捕鱼。这样,不仅在河里捕鱼,还可以到湖里,乃至到海里去捕。于是造更大的船,织更大的网,捕的鱼不但自给自足,还可以出售,捕鱼便成为一种产业。有了钱之后干什么?办学校,发展教育,提高人民的素质。这是儒家的思想。



阿崑微微点头,一边听一边思考。我们以前读书时是死党,还曾经做过同桌,他脑子活络,为人仗义,人缘极好。如今做教师,也深受学生的欢迎。



我接着说,捕鱼这件事,一开始大家没有积极性,政府便出台一些政策,鼓励大家去捕鱼。例如,可以免服兵役或者免除税收什么的。只要给好处,总有人愿意干。后来,捕鱼的人开始赚钱,于是越来越多的人都来捕鱼。很快,河里的鱼捕光了,大家到湖里去捕,湖里的鱼也越来越少,再到海里去。当海里的鱼也不像以前那么多时,大家开始约定,渔网的网眼要足够大,每年有一段时间为禁渔期。如果有人违反,那么必然施以重罚,罚到不敢轻易违反为止。这是法家的思想。



那么道家的思想呢?阿崑问。



道家就很简单了,你看,咱们钓鱼的钩是弯的,上面还有倒刺,如果把弯钩拉直,把上面的倒刺除掉,你还能钓着鱼吗?



钓不着。阿崑摇摇头。



姜太公就是这么钓鱼的,还钓到了一条大鱼。我看着阿崑说。



阿崑笑了笑,这倒也是。姜子牙本来一直隐居,他在周文王必经的路上用直钩钓鱼,还说愿者上钩。然后周文王就真的上钩了。



这就是道家的思想,无为而无不为。如果周文王是明主,我就辅佐你做事,如果你看不中我的才能,我就一直隐居下去,反正也隐居那么多年了。一切顺其自然。



至于佛家的思想,你总该知道。我说。



是啊,阿崑点点头回应道,前几天,网上正好有一条新闻,说有人捕到一条大鱼,被另一人用几万元买下放生了。那人一定是信佛的。



信佛之人不杀生,怎会钓鱼呢?别人把鱼钓上来,他最好把它们全部放掉。他们相信,世间万物都是平等的,来生转世,说不定我们也会变成一条鱼。我说。



禅宗大师又怎么对待捕鱼呢?阿崑接着问。



古时有一个叫善慧的居士,后来成为禅学大师,年轻的时候有一次和同乡人一起捕鱼,结束后将装鱼的竹笼沉浸在水里,还对鱼说:鱼啊,鱼啊,要走就离开,不走便留下。



这也是放生啊!阿崑说。



是的,和佛家相比,禅更有智慧,不拘泥于形式,一切皆有禅意,生活充满趣味。



说话间,有鱼咬钩,我经验欠缺,慌忙提竿,钓钩一松,鱼儿跑了。



我有些懊恼,阿崑安慰我说,钓鱼你不行,做班主任我不行。



怎么了?你不是你们学校的优秀班主任吗?我问。



阿崑欲言又止,望着水面,若有所思。



我也不说话,等他自己说。



过了半饷,阿崑说,我刚才在想,我自己做班主任究竟属于那种风格。



刚开始的时候,我觉得我属于儒家,强调以德治班,我对学生很好,充满仁义之心,总是觉得孩子很可爱,人性很美好,即便孩子犯了错误,我也是往好了想,相信他们一定会改正。



后来你那个班级就带得很糟糕,纪律很乱,成绩也不好。我说。



阿崑苦笑了一下,那段历史你知道的。我被校长找过去谈话,受到严厉的批评,年级主任也对我恶语相加。我痛定思痛,决定对班级进行大整顿。于是转变风格,用法家的思路来治班。我制定了许多规章制度,严格实行各种量化评比,那些因为行为规范或者学习成绩不佳被扣分的学生受到严厉的约束与惩罚。班级的纪律和成绩倒是有一些起色,我和学生的关系却急转直下。



那届学生带完之后,我成了我们学校有名的杀手老师。我又带了两届学生,从初一带到初三,班级管理一届比一届顺利。那两个班级都成了年级里最优秀的班级,无论是纪律和学习,都遥遥领先。你知道我用的什么方法吗?重赏重罚,而且连坐。学校里的各种活动,我都要求他们拿第一名,如果做不到,全班一起受罚,包括我自己。我自己也做得很辛苦,每天早上最早到学校,最晚离开。我永远忘不了第一次带班时被年级主任和校长奚落和批评时的无地自容,我发誓要成为最好的班主任。有志者,事竟成!我做到了。



我点点头,后来呢?



后来有一天,我突然良心发现。我做得太累了,以前我一直觉得这样很值得,我牺牲了自己,成就了学生,学生会感谢我。可是,毕业之后的学生很少回来看我,背后还给我起了一个绰号叫“屠夫”,说我“杀人不眨眼”。更为关键的是,许多孩子到了高中之后,发展并不如我想象的那么好,有些孩子遇到管理不太严谨的班主任,甚至表现得很放纵。我意识到我其实是太自私了。我对他们太严苛,并不是真正为了他们的成长,而是为了证明我自己。



我赞许地说,你很了不起,不是所有的老师都能在取得成绩之后还能对自己有这样的反思。



谢谢夸奖,阿崑说,我应该早点向你请教的,你刚才一番话给我很大的启发。你知道吗?我现在带班的思路其实跟道家差不多。我把班级管理交给班干部完成,而更多地退到幕后。可能我有“屠夫”的恶名吧,我对学生挺客气,他们却很敬畏我。我不怒自威。



对学生还严苛吗?我问。



我一直跟他们说,只要尽力了,没有遗憾就好。有一次年级篮球比赛因为裁判因素输了比赛,全班同学群情激奋,要是在以前,我必定要带着全班去讨个说法。现在,我反过来安慰他们,得容人处且容人,让别人也拿一次冠军嘛,以后还有机会的。



你知道吗?阿崑说,其实我有相当长一段时间都很困惑,不知道班主任该怎么做。我曾经拿到过很多荣誉,班级也带得非常好,但那些被证明都是浮云。我问自己,在孩子的生命历程中,我这样一个初中班主任究竟能够给他们带来什么?我现在所做的,有多少是被孩子的未来证明有价值的?



我知道,虽然我对自己说要放下,对学生说要放下,但其实并没有真的放下。尽管不像以前那样追求结果,但并非完全不在乎结果。我曾经读过一篇文章,大概意思是说,教师的最高境界是“圣母”,那大约是佛家的状态了。



是的,我赞同说,爱孩子,为孩子的成长付出一切,而不求任何回报,既是度人也是度己。这就是有佛性了。



那么,禅怎么说?阿崑问。



禅是儒道等其它思想与佛的融合,我说。禅是一种大智慧。当你把以前所有带班的成功方法全部忘光,做到挥洒自如、去留无意的时候,就离禅不远了。



我们聊得畅快,却忘了本来是来钓鱼的。很久很久,我们的钓竿都没有鱼咬钩。我们不约而同地把鱼竿提出水面,鱼钩上空空如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鱼饵已经被鱼吃光了。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